用户名:  密码:  类别:  验证码:
  设为主页 | 收藏网站 | 意见征集
  今天是:2019年03月16日 星期六 农历己亥年(猪) 二月初十
站内搜索:
人物访谈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人物访谈 > 详细
刘文超 菊花育种伴一生
发布日期:2018-07-23 来源: 浏览量:386
  因选育“北京夏菊”而被菊花界熟识的刘文超,现年68岁,仍坚持在菊花新品种选育和推广应用的道路上。
  除了为北京奥运助力的北京夏菊让刘文超在业界一炮而红外,他在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俊愉先生生前指导下,又先后与中国农业大学、北京林业大学的菊花研究团队共同研发“抗逆露地菊”,相继选育出大量优秀的品种,包括单株冠幅2米至3米、可着生两万余朵花的地被菊‘太行龙湫’、‘金色穹庐’等,既有春夏秋可开花的品种,也有适应贫瘠地域生长的抗逆品种,已在园林景观、生态修复、花卉旅游、食药用加工等领域得到广泛应用。
  培育新品种是产业长青的源动力,然而花卉育种却是一项耗时且辛苦的工作,很多企业和个人都曾因时间、资金、成果的不确定性等因素而让育种工作折戟沉沙。近日,记者来到北京刘文超夏菊育种科技研究所的菊花品种选育基地,近距离感受刘文超近30年与菊花育种为伴的酸甜苦辣。
 
“北京夏菊,给我动力。”

  刘文超老家在吉林,最初的工作相对安稳,1986年,刘文超放弃原来的工作,开始从事园艺。一开始他并没有瞄准菊花,而是从事不同花卉的生产养护,经过两三年的摸索,在1990年前后,刘文超把注意力集中在了菊花上。“菊花是四君子之一,自有品格,且种类丰富,应该会有很多人喜爱。”刘文超表示,这是菊花最初吸引他的原因,没想到自那以后近30载,他的生活再也没离开过菊花。
  从事育种的初衷很单纯,刘文超希望培育出能给我们国家“长脸”的品种,当时,他也没有斟酌育种工作的路子是否容易走,就一腔热血投入了进去。考虑到北京资源信息多,市场机会多,1999年前后,刘文超来到了北京,他一边从事育种一边想方设法维持生计。资金不充裕,这一度困扰他以及家人的生活。“曾经拮据到过年都没钱买顿肉。”他的夫人回忆。
  但这没有让刘文超动摇。当北京申奥成功后,刘文超的菊花育种有了清晰的目标:培育能在夏季自然开花的菊花。目标明确后,刘文超感觉自己一下又有了极大动力,他的想法得到了中国工程院院士陈俊愉的支持。经过几年的反复杂交选育,到2006年,一系列夏季开花的露地菊花新品种群诞生了,他的成果得到了陈俊愉院士的极大认可,在品种鉴定会上,陈俊愉院士建议将这些夏季开花的品种命名为“北京夏菊”,2008年,北京夏菊成功应用到鸟巢的景观布置中。在他众多收获的奖项里,2008年收获的由北京市园林绿化局、北京市科学技术委员会、北京市公园管理中心颁发的“北京刘文超夏菊育种科技有限公司在北京奥运会、残奥会花卉布置评比活动中,‘缤纷自然和谐奥运’地栽花卉布置荣获特等奖”,最让刘文超骄傲。
  北京夏菊以及随后超大冠幅品种的选育,让刘文超在菊花圈里的认知度大大提升,一些国外的菊花育种商也专程跑到刘文超的育种基地参观,为他的育种工作赞叹。
 
“看到新品种,一切苦都忘了。”

  优秀品种的相继问世,离不开丰富的菊花种质资源做后盾,而要拥有大量种质资源,又是对育种人的一项挑战。刘文超说,为了收集菊花的野生资源,他和家人去过长白山、太行山、昆仑山、贺兰山等不同的山区,也到过内蒙古、西藏等地找寻资源。“进山找资源的时候,住的条件差,经常没水没粮,有时候还挺危险,像贺兰山都是悬崖峭壁,上去了下来难。但不管怎样,一旦发现了要找的野生菊,什么苦都忘了。”刘文超回忆。
  “有时候,当辛苦翻越几个山头后,终于看见了要找的野生菊,却是在触手不可及的另一个山崖上,那种心情……”刘文超的儿子笑谈起跟父亲进山找菊花资源的经历,虽然辛苦,却能感受到他对父亲育种工作的支持。
  刘文超对菊属及其近缘属遗传资源进行了系统收集,已收集到分布于5400米海拔、高山流石滩处的紫花亚菊;分布于戈壁、荒漠、半荒漠地区的蒙古菊、戈壁短舌菊、星毛短舌菊、灌木亚菊、女蒿、灌木小甘菊、蓍状亚菊、紊蒿;分布于悬崖峭壁的太行菊、贺兰山女蒿,干热河谷地区的复芒菊,潮热地区的芙蓉菊;分布于高山草甸的小山菊以及引自俄罗斯马加丹能耐寒零下60℃低温的远东菊等优良野生遗传资源,并通过初步系统属间杂交获得育性较好的太行菊属和菊属、太行菊属和亚菊属、亚菊属和菊属、紊蒿和太行菊属,以及小甘菊和菊属的属间杂交种。
  每一个优秀品种的获得都非易事。例如,“北京夏菊”最初推出应用的16个品种,先是利用长白山野菊与黑龙江的‘四季黄’以及‘朝鲜粉’等品种进行杂交,后又与北京小菊、美国小菊、日本小菊、意大利小菊等多个园艺杂交品种进行远缘反复杂交后得到的结果。刘文超为此先后用时十余年,但看到一个个优秀品种出现在基地,他又会忘了一路的苦。
 
“市场出路在哪里?”

  相对寻找种质资源的辛苦和育种的枯燥,时常令刘文超无奈的还是资金问题。尽管一直采用一边品种选育一边投放市场应用的路子,但刘文超很少有觉得手头特别宽裕的时候。他培育的地被菊虽被大量用于园林工程,工程收益也不少,但又被他反哺到了育种上。“这些年,前前后后我花在育种上的费用,应该超过一千万了。”刘文超带记者参观品种资源圃的时候说,那些钱滋养着资源圃里一个个品种的诞生。
  对于菊花育种,刘文超可以侃侃而谈,但说到经营的时候,能感觉到不是他擅长的领域。他选育的菊花大多是地被菊,原先主要用于园林景观,遇到工程市场不景气或者竞争十分激烈的年头,刘文超时常琢磨:“这菊花,市场的出路到底在哪?”他觉得,我国的菊花研发能力已经很强,但菊花应用推广还远远不够,这是菊花产业相对弱势的环节。扬长避短,他擅长的是育种,对每个品种的习性如数家珍,于是他反复思考菊花的品种特性,想要从特性中找到市场应用新的着力点。2010年之后,随着国家对生态修复、休闲农业以及精准扶贫等领域的重视,刘文超也从中嗅到了菊花应用的新机会。
  菊花的特性,使得它的功能不止于观赏,顺着这个思路,刘文超逐渐意识到要打开菊花应用领域的限制,立足花卉产业链,从全产业链的角度来看菊花的应用和发展。有了这个认知上的突破,他在经营上也逐渐从一个个工程项目跨越到承接园区项目。“现在,我们以菊花为依托,来打造花卉旅游,不过花看一两年也会有审美疲劳,需要用整个产业去支撑。菊花茶、菊花酒等在各自领域都很成熟,可以整合资源综合发展。”刘文超说,“我们还可以发挥品种优势,一般菊花收一茬,而北京夏菊可以收两茬,像在北京,夏菊露地6月开完,7月打头,国庆前后又可以很漂亮,一年有两个花期。此外,菊花除了根,叶和杆还可以做饲料,对牛羊有健胃消脾的功效。”刘文超在谈到菊花功能的时候,显现满满信心,他可以根据具体应用的需要,从资源圃中选择最优的品种去应用,而且因为品种已储备多年,现在每年都可以根据需要更新品种。
  经过几年的市场拓展,如今,刘文超团队已经在全国多个地方承接菊花相关的产业项目,如四川、内蒙古、河北、辽宁、山西、云南等,而且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,在四川泸州,他培育的夏菊4月中旬就开花了,成为当地苗族脱贫项目中的一个产业;在河北邢台,他承接的北京夏菊项目让当地的一个县级园区成功打造为省级园区;在内蒙古,菊花从观赏、食用到饲料加工,全产业链已经得到应用。今年,在山西、云南、辽宁的产业应用都逐步落地,刘文超正筹划在三地分别举办北京夏菊生态产业论坛,希望进一步提升菊花的产业化开发和应用。
 
“目前还没有一个‘完美’的品种……”

  为了能继续沉下心从事品种选育,现在,刘文超的儿子主要负责应用项目的对接,这让刘文超肩上的担子轻了一些,看到有人传承衣钵,也让他有了更多信心投身到花卉的育种中。在项目承接的过程中,刘文超想,如果有更多品种资源能够整合到一起,项目的开展或许可以更丰富,于是,在收集菊花种质资源的同时,他还收集了绣球和百里香为主的香料植物,希望通过品种改良或者杂交育种,找到适合推广应用的新优品种。
  育种近30年,记者问刘文超最满意哪个品种?他沉思了一下后表示,‘太行龙湫’、‘金色穹庐’等不少品种都有各自突出的性状表现,也拿了金奖,但目前还没有一个“完美”的品种。用“完美”来要求一个品种,未免太过严苛,但刘文超直言:“对于选品种,我要求比较严。”凭着这股韧劲,他仍将在育种的道路上继续前行。

关闭窗口】【打印页面】【收藏页面
单位简介  |  顺德农业  |  通知公告  |  农业主题  |  农技百科  |  农业视频  |  顺德农讯  |  水产检疫  |  病害测报  |  人物访谈  |  农博展会  |  办证指南  |  图片新闻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后台登录
Copyright © 2013-2018 顺德农业信息网 All Rights Reserved.
工信部网站备案: 粤ICP备10022070号
地址: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顺峰山工业区农业大厦  电话:0757-22321969  [技术支持:红黑网络]